掌上购彩邀请码

微信 手机版岳阳红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掌上购彩邀请码 > 专题专栏 > 派驻村工作 > 队员风采
扶贫日,我的十二个小时
汨罗市编办驻弼时镇玉池村帮扶队员 仇小明
来源:掌上购彩邀请码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7日   【字体: 】   点击数:

中秋后玉池大山的清晨,天亮得比往日迟,天空中弥漫着茫茫雾气,冷风夹杂着毛毛细雨,迎面拂来,带着丝丝寒意。

6:30闹钟刚响,望着窗外阴暗的天色,正纠结着再躺会儿还是起来,手机就响了,一看是镇干部刘应平的电话,他告诉我七点多钟在明华老村部等我一起走访贫困户。“这个大刘真是个操心人”。容不得多想,赶紧起床洗漱,整理装好文件袋,扛上复印机,看看手表,本打算做点面条吃,又怕大刘久等,干脆算了。心里想着下村走访时顺便到农户家补上一碗。

沿途驱车下山,合龙片、明华片正在拓宽的村组公路满是泥沙与积水。约摸三公里路程,大刘骑着个旧摩托车正在打电话。招呼后我俩一前一后赶到了明华老村部。刚停好车着手整理文件资料时,镇包村干部老陈与村委干部老黄紧跟着过来了。今天的工作是走访和识别计划2018年易地搬迁建房户。

上户前,我们四个人作了简单分工,大刘负责扛复印机与现场拍照,老黄负责收集与复印户主资料,老陈负责发放与填制表格,我负责宣传政策与讲解相关扶贫业务知识。

一行拎着资料袋、扛着复印机,走上一条泥泞小路,下坡上岭到达贫困户周阳家。周阳的房子地处偏僻,仅有一条一尺来宽的小路出入,几间灰白色的房子为七八十年代建的土房,破败危旧。从外往里看,房间里阴暗和潮湿,房内散发着阵阵霉味。老黄连喊了周阳几声,周阳半天才从内屋穿个睡鞋慢腾腾出来,见我们到来,有点不好意思,自嘲地说:“昨夜睡晚了,干部们真早,到我家又有什么事?”见此,我们也打趣调侃了他一番。一位80多岁的老人大老远见家里来了客人,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赶过来,这是周阳父亲。

周阳的妻子因为房子差,去年底一个人带着小孩回娘家至今没回,周阳父子成天唉声叹气,周阳更是天天酗酒,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弄得让人既担忧也堵心。我们说明来意,详细介绍了国家的易地扶贫建房政策与识别程序,周阳父子听后格外开心,迫切要求申报争取2018年易地建房指标,赶紧找来各类证件交给老黄复印,在老陈的指导下高高兴兴填写了建房申请表、承诺书、政策告知书,配合大刘拍摄房屋及走访照片。临走,我估算了一下时间,整个工作全套流程下来,约摸四十来分钟。

刚做完周阳的工作,隔壁邻近贫困户周武骑个摩托车正风风火火往家赶,见到我们大声招呼到他家去坐。正好,前不久重新调整安排2016年度的已脱贫户,由大刘负责结对联系周武。前期我与大刘多次上门未遇到,今天运气不错,遂一并把他的一些扶贫信息资料对接与填写完善。周武是个大汉子,四十来岁,部队退伍多年,平时在家养殖一些蜂蜜,说起话来有点口吃,容易激动,他的易地建房主体已经竣工,正在装修待验收,两个小孩分别上职校与小学。到他家后,周武和他九十岁的老父亲十分热情,忙着让坐、递烟和倒茶。都是一些熟人,我们也用不着什么客套,直接说明来意,周武心领神会,虽然言语上显得笨拙,然而看他那欢喜劲头,我们明显感觉到他对国家的扶贫政策以及干部的帮扶工作由衷满意。

出门时已经10点,毛毛雨开始变大,由于没带伞,只能任其落在身上,感觉冷冷的。

沿路返回,贫困户王林芝已在车门口翘首等待。见我们一行再次来到,赶忙让进里屋,递烟上茶,甚为欢喜。王林芝五十来岁,方形的脸上皱纹如刀刻般,裤管一边高一边低,脚上一双沾满泥巴的凉拖鞋。十多年前他家里的老房子倒塌,家里十来岁的小女孩不幸夭折,后来买了邻居的房子,去年七“7.4”山洪时倒塌,现为无房户,村委安排他暂时住在村部房子。做完王林芝户的走访识别程序规定动作,已是11点钟。

接下来,我们来到邻近的贫困户周瑞泉家。周瑞泉七十来岁,老党员,当过大队干部与村干部,房子是老土砖房,今年在市人大结对干部余发挥主任的帮扶下,前不久翻修了一次,更换了屋面,修缮了部分墙体,保障了住房的基本安全。我们认真听取了他的想法后,介绍了国家政策,鉴于他年老体弱,住房问题得到保障,尊重他的意愿不申报易地搬迁建房。

此时,时钟已经指向11:50分,肚子咕咕地在叫,这时我才想起来自己没吃早餐。“哎,是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于是收工,赶往昨天已经联系好的饭主子贫困户邹实果家。

邹实果是一个胖胖的四十来岁的面容慈善的妇女,已经早早准备好了饭菜,只等我们来,炒个素菜,然后就可以上桌吃饭了。大家动手搬来桌子、摆碗筷,荤素搭配四菜一汤,色香味俱佳。放下矜持与客气,加之忙了大半天,肚子确实饿了,我们这几个帮扶干部连吃了好几碗。

吃过饭后,才喝上一口茶水,贫困户曾庆华两兄弟赶过来,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昨天晚上我通过电话与在岳阳打工的曾庆华取得联系,让他务必请假回家对接确认易地扶贫建房的事情。曾庆华是临近中午从岳阳坐车回来的,四十来岁的人,显得很精干的样子,在他兄弟曾启华家匆匆扒了几口饭,得知我们在邹实果家,赶忙坐兄弟的摩托直接奔往这里了。

顾不上休息与闲聊,我们赶紧落实他们两户的易地搬迁建房事情。贫困户曾庆华与邹实果两家房子的情况,前期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均为三四十年之久的土砖房,出入道路不畅,一家住在低洼处,一家住在临坡高处,均不安全,易地建房愿望十分强烈。我们干脆就着邹实果家,两户一起宣讲政策,复印填写签字画押好了一系列表格资料,然后分别到两户家里拍照取证留存。

完成这两户的规定动作,时针已经指向下去两点,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我估算了下,明华片还有好几户人家没去,得抓紧时间。说实话,连续几个小时的走访与识别,每个人都很疲惫,可一想到上级完成此项工作的时限要求,特别是近期连续阴雨,我觉得必须克服困难,一股作气完成。

大家相互鼓劲与加油,立马来了精神,说干就干,毫不含糊与退缩,一行四人继续上户。紧接着,我们到了贫困户周照云家,周照云五十来岁,单单瘦瘦,一幅愁容满面的的样子,家里人口多,缺技术与资金。目前通过小额信贷正在走养殖生猪、牛、羊的产业发展道路,且来势较好。上个月,我通过熟人关系介绍他的儿子媳妇到了汨罗城区一家餐饮店打工,算是找到了一份较为稳定的工作。周照云家的住房处于高墈上,基础不牢,前阵子大雨冲袭致使地坪塌陷了部分。接近下午3点,完成周照云户的走访识别程序规定动作。

接下来走访的两户人家难度陡然增大,摩托车不能前行,需徒步1.5公里,加之细雨不断,着实考验着我们的意志与耐力。前进的路没有捷径,更没有退路,唯有咬紧牙关坚持到底。我们一行拎着文件袋、扛着复印机,一步一个脚印小心地行走在人迹罕至的茂密的树林中,穿越小署洞水库,先后到达今年新增的两户贫困户同时也是低保对象周光强、汤细华家。

说真的,这样偏僻的地方,一般人不会来,因为没有明显的路可走,更想不到里面还住着人家。当然我已经来过多次了,相互间也十分熟悉。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这两户家庭的光景着实贫困,令人怜惜。周光强几年前胸部动过大手术,花去医药费近10万元,上有八十多岁的年迈母亲,一家人没有技术与资金,平时靠喂养几只鸡鸭以及到山里采摘些野竹笋子晒干制作变卖几个小钱作生活开支,家里的住房可以说是处在悬崖边上,三四十年的老房子十分破败危险。汤细华家六十多岁了,还天天忙着放牛与种地,一个40岁的儿子智力残疾,经常不间断地发病惹事,家里的房子破败不堪。两户人家很少见外面的陌生人来这里,当见到我们到来时,十分热情,对易地扶贫建房的政策打听得特别多。看得出来,他们既满心欢喜,也感到很为难。我猜想,他们欢喜是可以如愿享受国家的好政策,为难是易地搬迁建房,担心找不着合适的地方。对他们的顾虑,我们一一进行了解释与剖析,很大程度上激起了他们身心里的积极性。

完成这两户的走访识别流程,再次徒步穿越水库回到马路边,抖干身上的雨水和裤管鞋子的泥巴,看看手表已是下午5点整。天色越来越暗淡。现在只剩最后一户人家,也是今天最后的考验,有2公里车程,还要徒步走2公里泥泞山路。大刘、老陈、老黄都有点想回家,毕竟今天星期五。我也接到了爱人打来的电话,问我周五是否已回家接小孩放学?但我想今天如果做完了,下周的工作可以轻松些,蛮劲顿时上来了,硬拉着他们上车继续走访这最后的一户。

经过开车翻山越岭,徒步泥泞山路后,约莫下午6点,我们终于看到了半山腰下的一座破旧的房子。大家气喘呼呼艰难地登上坪地,只见两个老人正在昏暗的一旁的屋里烧火做饭。汪玉凡老两口八十来岁,但身体看上去仍然很健康,直到现在还自己动手种田种地和喂养着我帮扶的许多鸡鸭。两个老人对我们的到来很是意外,特别感激与感动,发自内心地说:“你们干部为贫困老百姓着想,真是太辛苦了,感谢你们送来了这么好的国家政策,我俩晚年有福啊!”

从汪玉凡家一路出来,虽然天色渐渐暗淡无光、阴雨作伴,身上沾满水珠,鞋子粘着泥土,脚步却异常轻盈欢快。

沿路返回,天色已经完全变黑。与大伙道别,装好还原电脑复印机,存放好工作资料,回到车里,操控仪表盘显示时间晚上7点。正准备开车回家,手机铃声又响了,接通后,传来儿子的声音:“爸爸到哪了,吃饭了吗,快点回来,陪我玩啊!”顿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疲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今天是第4个全国扶贫日,深夜在电脑上敲下这些文字,记录下一天的工作,权做留念。

 
 
打印本页 纠错 关闭窗口